取消三孩罚款,能进一步释放鼓励生育的信号

取消三孩罚款,能进一步释放鼓励生育的信号
原标题:取消三孩罚款,能进一步释放鼓励生育的信号 文丨熊志 “由于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以及人们的生育意愿普遍低迷等原因,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出生人口将会持续减少。”对此,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,取消生育三孩及以上的处罚政策,减轻育儿成本。此外,每个孩子从出生一直到满6周岁时为止,国家财政每月发给一定金额的育儿补贴。 对于取消生育三孩以上处罚的建议,一些网友表示没必要,原因是二孩政策开放后,生育意愿并没有大幅提升,育儿成本高企,很多人还是连二孩都不敢生,更别说三孩了。 微博上部分网友评论 开放二孩没有带来预想中的出生潮,的确是事实,但这类反对声音模糊了焦点。不敢生二孩的家庭很多,不意味着有三孩意愿的群体不存在。而且,因为三孩处罚引发的争议事件,近两年还在频繁上演。 比如去年年初,山东菏泽成武县法院对生育三孩的农民工夫妻强制执行社会抚养费22957.86元,引发舆论的强烈不满;而去年下半年媒体报道,广东云浮市一民警因生三胎被辞退,还在哺乳期内的妻子也被开除,此事同样引发广泛争议。 对生育三孩进行处罚,是传统的人口控制思维的延续。但随着生育率的下降,严格管控生育的现实前提,已不复存在。数据显示,中国的出生人口已连续三年下降,2019年比2018年减少58万人,出生人口减少的势头,在开放二孩后依旧没能遏制。 从“一人超生、全村节扎”,到生育政策逐渐松动,再到全面二孩放开,这个变化过程,本身就是基于人口规律的及时纠正。要预防出生人口下降导致的劳动人口减少、老龄化带来的养老负担等问题,生育政策就得因势而变。 全国人大代表、广东省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细花。 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 事实上,面对人口下滑,一些地方开始探索激励政策,鼓励女性生育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继续对三孩进行处罚,明显有违社会发展的大方向,和开放二孩的政策精神同样相互抵牾。 而且,对生育三孩进行处罚,不仅不利于鼓励生育,还会让超生罚款(即社会抚养费),成为难以厘清的历史遗留问题。 其实在全面二孩开放后,社会抚养费的征收,对财政的贡献率已经微乎其微。然而具体到相应的家庭来说,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再者,对于基层卫生部门而言,它可能还是一个极不透明的小金库,收了多少、花在哪都极为模糊,很容易衍生出各类利益腐败问题。 近几年关于废除社会抚养费的呼声一直不小,一方面是因为,人口爆炸式增长的前提不复存在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它在现实中,逐渐成为了一笔糊涂账。因此,取消生育三孩以上的处罚政策,在各方面都具备条件和必要性。抱残守缺,只会加固既得利益的藩篱。 换个角度看,这些年来计划生育政策从紧到松,是顺应人口形势变化的必然,同样是在权利意识逐渐觉醒之下,对民众生育自主权的进一步明确。生不生孩子,不再是服务于国家经济,而是由民众自己决定。 以此来看,有三孩及以上生育意愿的家庭即便再少,他们的生育权依然需要完整保障,否则对他们也是不公平。 当然,就算取消生育三孩以上的处罚政策,出生人口下降的趋势,也不可能就此遏制。但不管怎么说,免于处罚的政策调整,能进一步释放鼓励生育的积极信号。而生育自主权的进一步落地,对全社会来说,也是一种权利福祉的增进。